马会传真

马会传真---資訊中心的輪換圖

當前位置:马会传真 > 匯通故事 > 匯通美文

燃燒的煤炭

作者:admin     點擊:535      時間:2016-04-20

    一大清早,我獨自一人走在去爺爺家的路上,狂風呼呼地吹過,發出一陣陣獰笑,我弱小的身軀在寒風中瑟瑟發抖,手不停地搓著。
 
    到了爺爺家門口,我敲響了大門,門開了,一雙溫暖而有力的大手把我拉進了屋。
 
    進了屋,稍微暖和一些了,可還是比較冷,臉凍得通紅。正準備回屋睡覺的爺爺見我這副模樣,二話不說,披起一件單薄的衣裳,提著煤爐來到門外,我也跟了出去,靜靜地看著他生火。
 
    只見爺爺拿起裝油的瓶子,往煤爐里倒了一點,點燃了一張紙,往煤爐里丟,火苗一下子竄了上來,可殘酷的狂風把它熄滅了。
 
    爺爺沒有停住,又點,又熄滅。狂風不斷的吹來我清楚地看見爺爺不知打了多少個冷顫,雙腳不停地發抖。連穿的很厚的我也感到一股股寒風像刀子一樣刺進骨頭。
 
    我受不了了,說:“爺爺,外面太冷了,回去吧。”爺爺在風中努力地擠出一個笑,說:“沒事,你先回屋吧。”
 
    “咳咳!”“爺爺,你沒事吧。”我擔心地問。“沒事,我身子骨硬朗著呢!”我覺得爺爺在風中衰老了許多,滿頭的白發被風吹得飄來飄去,但他那關心家人的心在風中堅定無比。
 
    火越燒越旺我感到無比溫暖,溫暖我得不僅僅是熊熊燃燒的火苗,還有爺爺那顆熾熱的心。
 
    就在爺爺轉身的那一刻,有一種叫眼淚的東西模糊了我的雙眼,眼淚在臉頰上滑過,滴到燒紅的煤炭上,漸漸的一點一點融化了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