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会传真

马会传真---資訊中心的輪換圖

當前位置:马会传真 > 匯通故事 > 匯通美文

要GDP,還是要命

作者:admin     點擊:487      時間:2016-04-20

    2013年1月19日,身在北京的張震與幾位朋友興沖沖地去滑雪,回來之后就感覺頭疼,惡心,反胃。
    他百思不得其解:“我穿得非常暖和,帽子、圍巾、手套都戴著,應該不會著涼。”直到朋友一語驚醒夢中人:“你可能中了‘霾毒’!”
    “十面霾伏”
    何為霾?
    現代意義上的霾并非天災,純屬現代工業之禍,其本質為“細粒子污染”。在其影響下,北京這個五彩斑斕的活力之都突然褪成了黑白默片,空氣中彌漫著硫黃的味道。新浪一位頻道女主編出門一趟,被嗆得頭疼欲裂,幾近昏厥。
    不僅北京,有人一路南下,原以為京城污染已經足夠嚴重,抵達石家莊才知河北并不遜色,直到武漢才有好轉跡象。
    一種名為N95型的專業防護口罩開始脫銷,這種口罩曾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聲名大噪。
    “根本買不到,連醫院里都賣光了。我前幾天也因為霧霾肺部感染。吃青霉素,買止咳糖漿,加起來花了將近400元錢。看,這就是‘霾毒經濟’,我們以此又創造了GDP。”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自嘲道。
    根據截至2013年1月13日的統計數據,淘寶網最近7天的口罩成交指數上升8.5%,同比激增了244.7個百分點;“N95口罩”最近一周的搜索指數飆升1162.6%。一位母親在微博上抱怨:“上藥店買口罩,結果前前后后進來的都是奔著同一個目標去的。‘就這種一次性的啊?有沒有咱北京產的口罩啊?’‘沒了,阿姨,就這款了,連這款都是剛進貨的,昨天一天賣了200多個呢!’兒子感嘆:‘敢情去年鹽荒,今年趕上口罩荒?’”
    1月13日14時,人們終于迎來了遲到的“極重污染日應急措施”:中小學及幼兒園減少或停止體育課、課間操及戶外活動,施工工地停止土方施工,公務車帶頭停駛……有些小學將放學時間提前到下午3點,以避開污染高峰。
頂級殺手
    就在那場“頂級污染”中,呼吸道疾病患者驟增,在很多醫院的呼吸道科和兒科,患者排起長隊等待診治。北京兒童醫院日均門診量近1萬人次,其中30%是呼吸道疾病患者。
    而在爭搶“防毒面具”的背后,還隱含著人們對于肺癌的恐懼。
    史玉柱稱:“吸煙危害健康,這早已被科學證實。但各類統計數據顯示,抽煙者和非抽煙者的壽命無明顯差異。為啥呢?因為在空氣污染面前,吸煙、地溝油等造成的危害是可以忽略不計的。”他還透露遠大集團老總張躍隨身攜帶兩個空氣檢測儀器,里面有他去過城市的空氣污染記錄,經換算可顯示為吸一天該城市空氣相當于吸多少支高焦油含量香煙,記錄如下:麗江1,北京21,廣州25,上海9,南京9,長沙13,成都12,武漢13。換言之,在北京待一天,相當于抽21支香煙,這還不是在PM2.5指數頻頻“爆表”的那天。
    是危言聳聽,還是確有其事?
    PM2.5是粒徑小于2.5微米的顆粒物。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曾言:“5微米以上的顆粒物就能被吸入到氣管和支氣管,但是5微米以下的,可以進入肺泡。肺泡是用來做氣體交換的地方,那些顆粒被巨噬細胞吞噬,就永遠停留在肺泡里,對心血管、神經系統、其他器官都會有影響。”
    近幾年,北京大學醫學部公共衛生學院潘小川教授對PM2.5帶來的健康影響做了研究,發現PM2.5濃度增高對心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統疾病有明顯的影響。2004年到2006年期間,他曾在北大校園里設置了數個觀測點,發現當PM2.5日均濃度增加時,約4公里以外的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心血管急診患者數量也會有所增加。“PM2.5被吸入體內后,首先對肺部有影響,刺激氣管收縮,使人感覺短期的氣短,呼吸困難;被吸收入血液后可以對全身有影響。PM2.5吸附了致癌物,則具有致癌性;吸附了重金屬,就可能使人重金屬中毒;吸附了持久性有機污染物,就對人的生殖系統有危害。”
    廣東省氣象局前首席專家吳兌通過統計發現,灰霾天氣與肺癌的死亡率有顯著的相關性:在出現嚴重灰霾天氣的七八年后,肺癌的死亡率明顯上升。此前人們普遍認為吸煙是導致肺癌的第一原因,但近30年來,廣州地區的吸煙率在下降,肺癌的死亡率卻在明顯上升。相應地,上世紀60年代,廣州每年才有一兩天的灰霾天,后來增加到每年一二百天。2005年的數據顯示,廣州當時60%的肺癌患者并無吸煙史,而2003年至2005年恰是廣州灰霾天氣最嚴重的時段之一。不過吳兌也謹慎指出,目前只是發現PM2.5濃度增加與肺癌死亡率上升有滯后關聯,但是否能畫上等號,還需要流行病學專家、毒理學專家和生物化學專家的進一步研究。
    而北京大學腫瘤醫院的專家則更篤定地預測:預計到2033年,中國人肺癌的發病會出現“井噴”,預計會有1800萬人患上肺癌,相當于一座特大城市的人口。環境污染是每個人都逃避不了的問題。
    2013年1月12日的超級霧霾并不僅僅籠罩在北京。在中國74個監測城市中,有33個城市的部分監測點PM2.5檢測數據超過每立方米300微克,空氣質量達嚴重污染級別。截至1月13日零時,北京的空氣質量連續3天達6級污染,天津所有區域的空氣質量處于“嚴重污染”狀態,河北石家莊和     江蘇南京等地的空氣質量連續8天達污染等級,珠三角近日也出現PM2.5指數大范圍超標,超標站點接近八成的情況。
    此外,根據環保部門2010年發布的信息,近年來長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等區域每年出現灰霾污染的天數均在100天以上,PM2.5年均濃度超過世界衛生組織(WHO)推薦的空氣質量標準指導值2倍到4倍。
    是什么原因讓霾毒橫行如此之廣,歷時如此之長?
    韓曉平認為,罪魁禍首是煤。
    “我國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,存在嚴重缺陷。
    “2011年,整個中國的煤炭消費總量凈增3億噸,2012年又增加了3億噸,這樣下去,根本不可能解決環境問題,這就是典型的要GDP不要命。當初建了很多污染很大的項目,當時如果嚴格執行環保標準,這些項目就不能建,但是為了拉動GDP,環保局就批了。脫硫、除塵裝置工廠有時候根本不開,或者白天開,晚上就關了,造成區域污染非常嚴重。所謂‘黃金10年’,其實是‘霾毒10年’。”
    除了發展經濟,冬季的用煤大宗還有取暖。
    一個北京人告訴記者:“今年全國多地出現極寒天氣,取暖普遍比往年耗費的能量更多。去年我們辦公室的空調僅開到低擋,今年開到最高擋還不覺得很暖和。”
    北京為了環保,把火電廠修到了陜西、內蒙古、河北。韓曉平認為:“冬天一刮西北風,在那些地方形成的氮氧化物、二氧化硫、一級顆粒物又刮回來了。所以整個華北地區空氣污染的情況非常嚴重。”
    他給出的解決困境之道,是用天然氣替代煤炭,這是減少顆粒物排放、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關鍵技術選擇,但我國的現狀是天然氣根本挑不起大梁,在能源使用上,天然氣所占比例只有5%。
    由于四季變化特性,全球天然氣供應都存在季節峰谷差,應對季節需求變化主要靠建地下儲氣庫。世界上30多個國家已建成了600余個地下儲氣庫,庫容3332億立方米,占全球每年3萬億立方米消費量的11%左右。而我國至今僅建了6個庫,庫容20億立方米,約占全球庫容的6‰,約占我國每年900億立方米消費量的2.2%。
    此外,還有汽車尾氣的排放。長期以來,一直有中國老百姓“花最貴的錢,買最差的油”之說。而據韓曉平所言,北京機動車保有量已超過500萬輛,在這么大的量面前,油品再好都無法解決空氣污染問題。“普通的汽車擁有者,無論車是大排量還是小排量,每輛車要想一年使用2.3噸燃油,支出1.4萬元左右的油費,是不可想象的。但是對于一輛公車,也許這些油還不夠。”
    有力的佐證是,2006年11月在北京舉辦中非高層論壇,當時國家機關事業單位的公車一半禁開,哈佛大學的研究報告表明,從衛星圖片上來看,中非論壇那幾天,北京空氣中的氮氧化物含量明顯降低。
    韓曉平認為,要把PM2.5指數治理到歐美標準可能需要20年,如果只是要比現在有明顯改善,若方法得當,兩三年之內就可以見效。比如燃煤熱電廠改燃氣熱電廠,取締污染嚴重的大企業,查看環評,誰批的誰負責;與山西、天津等地聯合治理等等。北京五環路離市區很近,有大量使用柴油的重載卡車在那里跑。有關部門完全可以加強監管,如果這些大卡車不從城里走了,城里的空氣也能得到改善。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他和他們的世界